​我們的故事

September 15, 2017

作者/劉彥岑(台灣科技大學工商業設計系工業設計組畢業、目前在台灣大學就學)
~影片為作者設計作品~

與聽力相處

即使是親如父母,也很難真正理解聽力損失是怎麼樣的感覺,但父母親能很深刻地影響孩子如何看待這樣的聽力狀態。

聽力的狀態很可能會跟著孩子一輩子,培養孩子對自我的接納與自信非常重要。

第一件可以做的事情或許是先從自己開始,接受孩子的聽力損失。雙親要處理一開始的震驚與難過的情緒,這樣的情緒始於社會一般認知聽力損失是一種障礙,以及一般人會有的歧視心裡。父母親會是第一個必須跨過對聽損負面觀感的人,才能陪著孩子學會愛自己。

有個故事可以說明我媽媽的態度跟做法:剛配助聽器時,阿嬤叫媽媽讓我把頭髮留長,遮住耳機,而媽媽拒絕了。她認為,如果從小就教我對這件事遮遮掩掩,以後怎麼做一個有自信的人?
她從小就告訴我,「助聽器和眼鏡一樣,有的人視力比較不好,所以戴眼鏡;有的人聽力比較不好,所以戴助聽器。」

這不僅僅是對我的...

September 14, 2017

      作者已於台灣科技大學工商業設計系工業設計組畢業,目前在台灣大學就學。

      今年十月我到婦聯聽障文教基金會分享一些我自己的成長經歷,分享的時候我能感受到很多家長心中不知所措的情緒,溢於言表。我聽過我的媽媽跟我說過無數次,當時她發現我的聽力損失,是怎麼樣震驚、懊悔、無法置信的難過。真是天下父母心!作為1990年代初就有幸接受聽損孩童早期療育的過來人,我希望能提供一些經驗分享。

我想簡單地分享我的父母親當時如何照顧我,以及成長過程中如何與自己的聽力相處。每個孩子的人生際遇都不同,但或許還是有能夠同理以及參考的部分。

  我的成長過程

      我在大約兩歲時發現感音性聽力損失。我的雙耳聽力,平均損失在102分貝左右。102分貝多大聲?大概和工地裡,電鑽大力鑽牆的音量差不多。但如今,我仍然可以用和一般人一樣流暢的口語與人交談,只是會因為有點口音,被...

Please reload

地址 / 10442臺北市中山區長安東路一段65巷3號3樓

電話 / 02-25519515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YouTube - Black Circle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