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故事

我是一名先天性輕度聽覺障礙的學生(其實我的聽損介於輕度和中度之間,前幾年重測試有偏向中度傾向),在我快一歲前,我的父母發現叫我的名字我不會馬上回應甚至不回應,於是父母帶我去醫院檢查,很不幸的我被診斷是聽障者,父母在當時完全無法接受這則事實,因為我是家族聽障首例。

小時候,我以為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戴個助聽器罷了,就像大部分的人對我的認知,漸漸的我開始體會到這夢魘帶給我的打擊和不便。

小學時,可能因為老師們第一次碰到聽障生,所以都很關心我的學習狀況,在各個老師的貼心指導下,我的學習障礙被減少很多,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同學。
你一定會好奇為什麼???

你有在我要求重複「你說什麼?」的要求下翻白眼或是說「算了!沒事!」的人請你反思,那種直接放棄溝通,把對方當成異類的想法,對你來說有何感受,更何況一位聽障人士。這種感覺從我上小學來從來沒停過,直到現在還是有這種狀況。

上了國中,終於體會到老師的羞辱,要說是羞辱...

Please reload

地址 / 10442臺北市中山區長安東路一段65巷3號3樓

電話 / 02-25519515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YouTube - Black Circle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