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故事之二十六】


請聽聽我們的聲音 / 陳秉樟(高二學生)

我是一名先天性輕度聽覺障礙的學生(其實我的聽損介於輕度和中度之間,前幾年重測試有偏向中度傾向),在我快一歲前,我的父母發現叫我的名字我不會馬上回應甚至不回應,於是父母帶我去醫院檢查,很不幸的我被診斷是聽障者,父母在當時完全無法接受這則事實,因為我是家族聽障首例。

小時候,我以為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戴個助聽器罷了,就像大部分的人對我的認知,漸漸的我開始體會到這夢魘帶給我的打擊和不便。

小學時,可能因為老師們第一次碰到聽障生,所以都很關心我的學習狀況,在各個老師的貼心指導下,我的學習障礙被減少很多,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同學。 你一定會好奇為什麼???

你有在我要求重複「你說什麼?」的要求下翻白眼或是說「算了!沒事!」的人請你反思,那種直接放棄溝通,把對方當成異類的想法,對你來說有何感受,更何況一位聽障人士。這種感覺從我上小學來從來沒停過,直到現在還是有這種狀況。

上了國中,終於體會到老師的羞辱,要說是羞辱也不算,因為他當下把我當一般生來看,印象很深刻當時我要給他檢查資料,可能他在忙我沒注意,所以打擾到他,他說了:「等一下!!」(非常大聲),回頭處理完第一句,「你耳朵是有問題是不是啦?」(用一個很諷刺的語氣),彷彿在他眼中聽障生等同於一般生,當下聽了忍了兩小時沮喪和絕望,回到家大聲放哭向家人哭訴,最後老師和我造成的誤會,在家人和其他老師幫助下解決。

你一定會想這不就一句話嗎?沒什麼大不了嘛!你玻璃心喔!問題是對你來說可能沒什麼,但對我呢?我想變這樣嗎?我自願當聽障生嗎?我能改變我的耳朵嗎?要說是玻璃心隨你便吧!其中同學的白眼和「算了」還是存在。

然後是英聽,國中段考英聽只有五題左右,而且配分不重,也未曾聽過免試英聽的消息,在會考模擬考時,其中有一次有16/21的水準,但這並不代表我接下來都是如此,爛的英聽成績我當然也有,你以為一次好成績就是永遠好成績?果然真正的會考我錯了8題以上,英文只拿到B++,會好嗎?真是爛透了,你知道多少A開頭的人站在我的頭上嗎?

其實在我會考前兩個月我才得知我其實可以免試,詢問學校我為何沒有被通知,學校竟然反問那你怎麼不提出來,問題是你不講我怎麼知道。之後問會考中心,他們跑去怪學校不給我通知,好極了!踢皮球大戰開打,問題根本無法解決,只不過另立考場並離音源近一點,當天也是聽力播放機有些微雜音咬字不清,細音聽不到,加上風聲,完美的考爆了...

講到現在一定有人不瞭解我到底聽力有什麼障礙?聽力缺損(Hearing loss)又稱聽覺障礙,指聽覺部分或完全喪失,而耳聾人士則是指完全沒有或幾乎沒有聽力者。聽力缺損可能發生在單耳或雙耳,有可能是暫時或永久性質。孩童的聽力問題可能影響語言學習,而對成人可能造成工作上的困難。

聽力缺損可分級為輕度、中度、中度至重度、極重度,並主要分類為傳導性、感覺神經性、混合性聽力喪失。助聽器、手語、人工耳蝸,及字幕對大多數患者有幫助。讀唇法也可以幫助患者的溝通。然而,世界上仍有許多地區無法對於聽覺障礙者給予適當的協助。

簡單來說,聽得很吃力,聽到的聲音很小聲,無法聽清楚40%單詞發音,例如selfish和selfless會聽成一團糊音,「心事」聽成「唏噓」、「稀釋」、「西施」等等。唸得太快只是徒勞無功,我根本不知道你說什麼?我還有耳鳴以及幻聽,不確定是併發還是本身體質關係。一路上這些症狀沒有減少過,出現機率反倒慢慢增加。

到了高中,我得知會考,學測和英檢都有免試機會,於是向學校提出申請,但申請過程班導問了我一個很奇怪的問題:「你是聽不清楚,還是不會作英聽?」,當下除了傻眼到想笑,我腦中還有一萬隻XXX跑過……

身為一位教育者在戴著助聽器的聽障生面前問這句話是多麼可笑的一件事啊? 當然會作,但成績不會是好數字,我也有盡全力聽,但就是如此,儘管我練習再多,改善也沒多少,宛如生米早已煮成熟飯。

申請通過後,換同學有XXX了,每次段考絕對聽到「好好喔!你可以不用考,我也好想要。」「等等你就不用考,在我附近告訴我答案喔!或翻書給我看。」

當然第二句他們是開玩笑,但第一句很傷人,我可以百分之兩百告訴你,聽障不是一件幸福的事,就算它可以讓你免試,生活中的百般不便你從未體會過。 免試是針對我的不足給予我一種管道獲得公平競爭,不是白吃的午餐。

同學們,想過我的感受了嗎?當下笑笑過去,內心寒風刺骨,等等你們要考試我也不想多說什麼。只能默默埋在內心,和尊嚴一起下葬土裡。

超過九成同學在我聽到糊音的時候,講錯話時,不是重複一遍,而是嘲諷的笑,甚至大笑,此時我的內心也被掏空,下葬的尊嚴彷彿被盜墓二度破壞,像個蠟像尷尬的呆在原地面無表情低下頭,默默翻開書來轉移情緒。

在我的心裡,「聽」是十分困難的一件事,面對同學針對我耳朵的態度是地獄的大門,我被迫邊聽著那冷嘲熱諷邊推開大門步入,真可悲我只是輕中度而已, 中度呢?重度呢?在地獄的第幾層呢?還是你們碰到了天使化解同學的誤會,帶你踏進天堂。

我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耐心和理性以及特殊管道幫助我學習升學。

在溝通時,我超過八成會說「你剛剛說什麼?」這時候你只需要耐心慢慢的重複一遍,搭配一點手勢或咬字再清楚些,這些小小要求不過分吧?有經驗的同學希望再給我一些耐心「慢」、「穩」、「大聲」、「清晰」是我需要的。

昨天我看到了招生簡章說明,對我來說是莫大的打擊。 聽障輕度考生不是坐在音源近或搭配FM調頻系統就可以解決,如果要免,何必劃分輕、中、重度,乾脆全部一起不用免好了,我去考爆好了,反正教育部把輸在起跑點上的失敗者先淘汰了,我不用被重視了!談何公平,我被歸納成一般生了,太好了!以後我只是多戴耳機的學習障礙生了!給你戴耳塞聽力考試,你能考好嗎?助聽器戴了只是不讓自己聽得更不好,怎麼可能戴了就正常呢!


我做錯了什麼?我愧對了誰?為什麼我要有聽障? 我不怪父母把我生下來有此障礙,也不怪老天捉弄。 這是弱肉強食的社會,我是獅子口中的一球肉。 被踐踏,被忽視,反正一堆人不在乎。

好累喔!我想當個「正常」的陳秉樟。 戴助聽器的陳秉樟只不過是盤中飧罷了! 被忽視只是剛好......

這是我身為一名聽障生的感想以及成長經驗。感謝各位耐心看完,能認識聽力障礙,也希望各位以後對我以及聽障朋友能耐心溝通,謝謝您們。


地址 / 10442臺北市中山區長安東路一段65巷3號3樓

電話 / 02-25519515

​瀏覽人數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YouTube - Black Cir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