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 / 10442臺北市中山區長安東路一段65巷3號3樓

電話 / 02-25519515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YouTube - Black Circle

​瀏覽人數

【我們的故事】之十八 比努力更重要的事

November 2, 2017

 

       我是陳星宇,重度聽障,目前是台大機械所碩一的學生。我高中時就讀建國中學,大學讀台大機械系。之所以做這麼簡短的自我介紹,是因為我不打算在接下來的文章中花太多篇幅講述我的成長背景:前面幾位聽障朋友們都已經把自己的故事講得非常好了,而我的心路歷程基本上與他們相去不遠。

 

      我認為努力是所有聽障生融入社會的基本條件:我們每個人都必須做出付出與犧牲,而大部分的人也都做得非常好。小時候,我的母親帶我去看傑出的聽障前輩們,看他們的作品,跟他們的父母聊教育方式。考大學時,我看著這些聽障前輩們考的分數、錄取的學校科系,給自己立下努力的目標。我的求學生涯就是在追逐這些前輩的身影,努力地證明我也可以做到正常人能做的事,並且去做許多聽障生不常做的事情,試著把聽障生的路走寬一點。我自認在這一方面一直做得不錯,或許也無形中為後輩們樹立了目標。

 

    然而,在這個世界上,許多事情並不僅僅是靠努力就夠了。有時候,我們需要的不是努力而是其他東西。在這篇文章中我想要分享一些-在某些特定的情境下-會比努力更重要的事情。

 

  溝通與展現自己


      上了研究所之後,我發現自己有一半的時間在做研究,剩下一半的時間在跟別人解釋自己做了甚麼。我必須要能夠清楚地解釋、分析我做過的事情,以及它們的價值在哪裡,而這些人,可能是我的朋友、家人、教授、上司、岳父母或面試官,他們決定了我能否就學、畢業、結婚或升職加薪,在各種面向上影響著我的人生。很多時候,讓別人知道你的努力,跟努力本身一樣重要。

 

      表達自己這一點不僅僅是聽障生的弱項,很多頂尖大學的正常學生們也不一定能做好。然而這一點至關重要:我們都會遇上亟需展現自己能力的時刻。我認為培養自己的興趣、以及思考能力的建立是絕佳的彌補之道。當我們每天投入地做著一件事情,並且理解自己的作為時,在被要求展現自我的當下,你的能力就會像是與生俱來似地陳列在大家眼前,不需要透過花言巧語來雕飾。

 

    因為家庭的關係,我認識了一些啟聰學校的學生,他們通常住校、使用手語、家境吃緊,且學習狀況往往不如普通學校的聽障生們。然而,在更進一步的認識中,我發現他們有些人具有不簡單的特質:有些人具有獨特的藝術天分;有些人了解家裡的辛苦之處,養成肯吃苦、少抱怨的性格;有些人則跳出來成為領導者,指揮並照顧著其他同學。有時我不禁想著,假使這些人有著充足的溝通能力跟資源,能夠在人們面前展現自己,一定也能做出不錯的成績吧?這提醒了我,自身的際遇並不僅僅是靠著努力而來。我深感自己的幸運與他們的可惜之處,在力所能及的將來,我會用己身的資源,幫助這些聽障生們。

 

  時間與等待


      在國中小時,就跟大多聽障生相似,我有過一段不太好過的時光。在聽障生與其他同學相處時,溝通的不良會產生誤會,而誤會的累積則產生爭執。這時候老師扮演的角色就相當重要:有的老師會召集全班同學,向人們解釋你身體上的不便之處當作機會教育;有的老師會充耳不聞,反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的老師則是大搞意識形態,當著全班面前羞辱你。我真心希望每一位聽障生都能遇到好的老師,至少不要遇到最後一種。然而,我們都會有面對最糟糕的情況的時候。

 

      小時候,我經歷過十分難堪的時光。在班會上,同學們一一舉手,指責著一些我沒印象自己做過的事情,批評著我的狂妄、自私、粗魯、愚蠢。幾乎人類自古以來出現過的劣根性都在我身上展現了。那陣子,我母親每天看了聯絡簿上的老師評語後就會去衣櫃裡拿皮帶。我非常難過,努力地找出自己的問題並改正,然而所有的努力都看似徒勞無功。

 

      所以,我只好雙手一攤放棄努力,然後每天看月曆,數著自己剩幾天畢業。經歷了足夠長一段時間,我發現我不再跟同學起衝突了。有一天,老師把我叫上台,就當我以為自己又要倒楣時,老師問全班同學:這段時間覺得我的品行有進步的舉手:全班同學都舉手了。

 

      神奇的是,我已經甚麼都沒做很久了。後來稍微懂事後,我才知道,當時化解我與他人衝突的不是我自身的努力,而是時間的力量。誤會可以很快地產生,卻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來消弭,而許多有價值的事物-例如黃金跟人們內心善良的一面-是經得起時間考驗的。我相信這世界上的人,不論種族、宗教、社會與家庭背景,大多數的人都是善良且沉默的:他們不會在你被針鋒相對時跳出來幫助你,卻會在很長一段時間後默默地走到你的身旁。這讓我學會了,跳出來為自己辯解並不總是最好的,有時你需要學會等待。

 

然而,這個社會上就是有一些混帳,他們以羞辱你,取笑你的殘缺為樂,這時你需要的不是改變自己也不是等待,而是一拳往他們的鼻樑上招呼。

 

  隨遇而安與幽默感

     在台大機械系中,我不是唯一的聽障學生。還有一位同學-我想你們很快也會看到他自己寫的文章-跟我一起過完大學生涯。

 

      這位仁兄的真的很值得一提,甚至我認為他才應該是聽障生們的人生典範。他的處世態度跟我不太一樣,我很清楚地記得,有一天我們聊著自己未來想過的人生時,他提起他家裡養的狗:那是一隻黃金獵犬,每天除了吃飯喝水之外就是趴在家裡睡覺。「我們不是在講人生嗎?」我問「你提你家裡的狗幹嘛?」「所以說,這就是我想要過的人生了。」他回答。

 

      我必須澄清一下,這位仁兄也是相當努力且經過一段刻苦的童年的。在大學時他成績也並不差。我們的差別在於處世的態度上:我會檢視並分析自己的每一個選擇,並且試著做出最好的決定,而他都是先做了再說。很神奇的是,他做出的決定在事後檢視下,往往都是明智的選擇,無論是選課、生涯規劃或是簽賭運彩都是。這位仁兄的口頭禪就是「相信我,相信我說的做就對了。」

 

      有時候比起努力更重要的是做出放手不幹的決定。已故的聖嚴法師說過:「面對他、接受他、處理他、放下它。」有一次面對系上的一個必修科考試時,我非常緊張,因為這個科目的教材與課綱十分鬆散,考試準備起來特別棘手-根本沒有人知道會考些甚麼,已經有許多成績優秀的學長死在這一科上了。當我拿著講義找這位仁兄商討對策時,發現他在辦公室裡跟助教打麻將。「當我們能做的努力都做了的時候,剩下的就是交給老天爺安排了。」他這麼說道。後來,他拿了我們之中的最高分。

 

      這位仁兄是個相當幽默的人。不僅是他,我發現許多德高望重的大師們也都是笑口常開的,他們可以用微笑來解決大部分的問題。我系上的很多教授都很擅長微笑:笑著教書、笑著參加研討會、笑著跟其他人們寒暄、笑著把自己的研究生電到飛天。我想這是因為,他們知道很多事情都只是一個過程,與其整天愁眉苦臉尋思解決之道,不如保持愉快的心情來面對每一天。我想幽默感對於我們這些聽障生也相當重要,畢竟我們遇到的無解的問題只會多不會少。幽默感通常不會直指問題的核心,但能夠幫助我們調適心情以面對問題,對人際關係也有正向的效果。


      跟我的生涯規畫不同之處在於,我選擇直升機械研究所,這位仁兄則是選擇出去找工作-至少一開始是這樣打算。他畢業前被台積電找去面試,他們有了一段很有意思的面談過程。總之就是,這位仁兄後來決定回來讀研究所了,至於他怎麼升上研究所的?這也是一段很有意思的故事,我想由他自己來講會更有戲劇效果。

 

  結語



      最後,我想跟各位聽障同伴們說一聲辛苦了。身為一個聽障,我十分了解到自己的能力與限制。我知道有些事情我們可以做得很好;有些事情我們必須要比別人更加努力才能做到;也有些事情是我們無論如何努力著、渴望著卻仍無法達到的。這種遺憾的痛苦我也理解,一直以來我思考著如何面對這樣的情緒,如何追求快樂的人生。以上是我目前為止的人生中一些體悟,分享給各位,希望達到拋磚引玉的效果。

  

 

分享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