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書桌
  • 蒲公英聽語小幫手

【我們的故事】之四十二

作者 / 周芷芸 目前為新北市國小體育教師
我是周芷芸,雙耳極重度聽損,配戴雙耳人工電子耳,畢業於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體育系,目前我在民安國小擔任體育老師與兼任壘球隊教練。
我的聽力問題是在國小三年級時被發現的,當時狀況並不嚴重,因此仰賴藥物控制,但一直到準備升國中時,聽力狀況還是不穩定,時好時壞,於是媽媽帶我去配了人生第一副助聽器。
小學的我,曾經參加田徑隊,但當時教練們不太了解我的狀況,也許是擔心我聽不見鳴槍聲或是教練的聲音,所以不被重視。雖然後來沒有持續待在田徑隊,但卻讓我發現,我很喜歡運動這件事!
國中的我,雖然戴上了助聽器,但還是沒有聽得很好,所以唸書一直都是靠自己,所幸國中課業對我來說不到太難,勉強撐得過去。這段日子,也許是因為喜歡運動,也喜歡融入群體的歸屬感,所以接觸了籃球,那時我幾乎每天放學都到籃球場報到,打到晚上籃球場熄燈,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高職的我,就讀士林高商資處科,因緣際會下,認識了一位北聰的老師,那時候,她問我喜不喜歡籃球,問我有沒有興趣加入聽障球隊,其實一開始我不知道「球隊」是什麼,只是非常單純的很喜歡籃球,所以我就答應了!
於是便開啟了我籃球的訓練路程...我加入了聽障籃球代表隊,開始了每天放學奔波到板橋練球以及每個假日都要練球的日子,從一個什麼技巧知識都不懂的人到會打球、知道團體運動是什麼,甚至還參加了國際比賽!在高中這段期間,聽力其實也因為課業壓力,又掉得更多,但因為有籃球的陪伴,所以我還是很努力的去請教老師、跟同學借筆記,能自讀的部分就自讀,還是無法理解的話會去辦公室請教老師,也謝謝高中時期的老師和同學都很願意協助我。
大學的我,就讀一般大學,由於太喜愛運動,我放棄統測,選擇體育相關科系的大學,但這時候我的聽力變得更差,聽得到聲音,但幾乎完全聽不懂,甚至連讀唇都起不了作用!對於剛升上大一課業繁重的我,壓力有如泰山壓頂,好在一次的回診中,醫生告訴我開人工電子耳的可行性,雖然一開始有點擔憂,但聽了不少朋友分享,我覺得好像可以試一試,畢竟…凡事試過才知道!
植入第一耳後,我每天努力的復健,每個週末往返台中台北,也請學校協助我申請復健資源。花了大概三個月,我達到了近乎常人的水準,具備了能夠與人溝通的能力,因此我必須說,想要聽得好,復健真的很重要,但每個人的狀況不同,時間長短一定也不盡相同,相信只要努力去做,定會看見差別。
有了第一耳的成功經驗,後來趁著一次擔任植入體受試者的機會,我又植入了第二耳,這一次的復健過程因為有第一耳的經驗,所以更快速,我也不再依賴同一側聽聲音,並能夠辨識聲音的方向來源,生活品質大大提升,順利從大學畢業。
畢業後,剛好有個體育老師的面試機會,我順利的考上了!老實說,我從來沒想過我會當老師,甚至還是錄取一般員額的身分,對我來說,這真的是一個很大的肯定。我想說的是,只要肯努力,我們也做得到;只要肯嘗試,會發現舒適圈以外,有很多很棒的事在等著我們!

最新訊息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