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 / 10442臺北市中山區長安東路一段65巷3號3樓

電話 / 02-25519515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YouTube - Black Circle

​瀏覽人數

February 3, 2020

    大家好,我是康宇瑄,家中四口除了我其餘皆為聽人,出生時因先天性的前庭導水管腫大造成聽損,當時並沒有像現在這麼先進的新生兒篩檢技術,因此到了一歲半還不會說話、對鞭炮聲沒反應、走路不平衡…媽媽才察覺有異樣。從被確診為聽損後,到兩歲半戴上助聽器,距離語言黃金期三歲只剩半年了,媽媽從網路上得知婦聯會對學齡前的聽損小朋友有完整的訓練課程,就立刻帶我到婦聯會諮詢、上課,印象中每天早上我還在睡夢中,媽媽便抱著我搭四十分鐘車程的公車到婦聯會。在婦聯會的日子是我求學生涯中最開心的一段日子,因為在這裡可以跟和我一樣是聽損的小朋友一起上課,讓我不...

January 14, 2020

您好,我是邱奕翔。

「我相信你」

  聰明、幽默、善良、機靈、早熟、乖巧…等等,這些都是我從小到大,許許多多的人都會告訴我,平常所表現出來的特質,而這個我,出身於聾人家庭,最早最常接觸到的語言,是靠視覺的手語,也許是因為從小就開始練習,讓我的觀察力,超出平常人很多,會注意到一些平常人不太會注意到的事情。

  我們家是三代同鄰,住同一幢大樓,我們這群以手部舞蹈溝通的家庭,住在三樓,而其他聽人如阿公阿嬤以及親戚們都住在二樓,家裡的成員有爸爸媽媽、兩位哥哥以及我。我與爸媽是用手語溝通,與兩位哥哥是以口唇手語交流;和親戚則是以口語。聽力是極重度,...

December 15, 2019

我是黃威豪,來自台中,從小在一個平凡、幸福的家庭中成長,但平凡的日子,卻在我小學三年級時,因為一場意外,出現了很大的變化…

「一生懸命-為了撿球而失去聽力」

從小,我就很喜歡棒球,每當放假天氣好時,常常就是跟三五好友相約到公園打棒球。小時候零用錢沒有很多,買不了昂貴的球具,就把報紙揉一揉貼膠帶當球,拿著空寶特瓶當球棒,就能玩上一下午。在一個週末的午後,我跟著好朋友一起打著自製的紙棒球,一不小心沒有控制好,球就飛到了屋頂上,我自告奮勇爬上去撿球,腳下的採光罩卻承受不了重量,就這樣硬生生地破裂,我瞬間被地心引力拉著往下掉,從兩層樓的高度掉到...

大家好,我是林玟均,雙耳極重度聽損,就讀台師大特教系四年級。

很高興有機會受家瑄媽媽邀請,簡單分享我在大學的學習狀況以及系上的上課方式,也可以讓將師大特教當作衝刺目標的學弟妹做一些參考。

首先,師大特教系是「全師培」,考上的所有人皆有師資身分,可按部就班修教程,準備未來的教檢與就業。(這邊想特別註明:如果未來想要帶小學生,建議考慮另選他校。師大只培育國高中生師資喔!)

  鑑於此,系上對於學習要求也滿扎實的,團體報告非常多(記得剛上大一就聽過「特教是全校報告最多的系」的風聲XD)。身為一位特教老師,八面玲瓏是在職場上的必備技能,於是,從大...

我是一名先天性輕度聽覺障礙的學生(其實我的聽損介於輕度和中度之間,前幾年重測試有偏向中度傾向),在我快一歲前,我的父母發現叫我的名字我不會馬上回應甚至不回應,於是父母帶我去醫院檢查,很不幸的我被診斷是聽障者,父母在當時完全無法接受這則事實,因為我是家族聽障首例。

小時候,我以為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戴個助聽器罷了,就像大部分的人對我的認知,漸漸的我開始體會到這夢魘帶給我的打擊和不便。

小學時,可能因為老師們第一次碰到聽障生,所以都很關心我的學習狀況,在各個老師的貼心指導下,我的學習障礙被減少很多,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同學。
你一定會好奇為...

October 22, 2018

  大家好!我是陳怡瑄,一歲發現雙耳重度聽損,配戴助聽器。畢業於台灣師範大學教育系,未來想要報考公家機關。為了填補畢業與準備考試的空檔時間,我決定邊工讀邊念書,這時候姐姐要我陪她去蒲公英聽語協會應徵工讀,我趁機把握該工讀機會,也前往應徵。

  應徵工讀生那一天是周六下午,我是第一次來蒲公英聽語協會,心情很緊張,不知道面試官個性如何,是否能夠應徵上,好多疑問塞滿我的思緒。身為天生聽損,雙耳重度障礙,戴助聽器,若有接電話的工作要怎麼辦?若需要跟學生或家長講話不會比手語該如何溝通?沒想到,進協會後,第一眼是小孩子們在眼前亂跑,耳邊則是孩子們...

    我的女兒誼真是個多重障礙的孩子,出生時右眼小眼症無視力又有心臟病,令新手父母束手無策,心力交瘁。兩個月大時做了心臟手術,術後原本宏亮的哭聲消失了,只見嘴巴呈哭喊狀,多年後才知手術時竟傷了喉返神經導致聲帶一邊麻痺,發聲時閉合不全,聲音沙啞(時做了聲帶矽膠墊片的手術 ,才改善了部分狀況)。誼真體質虛弱,氣管細軟,躺著睡會呼吸不順,必須整夜將她直立抱著才能好好呼吸睡覺,一直到三歲以後醫生才確認這孩子是養起來了!

  隨著年齡增長,身體健康雖漸好轉,但週歲後數次感冒導致中耳炎與積水,再次進手術室擺管子排水,或許是對麻藥過敏,術後高燒不...

感謝蒲公英協會對我們的關懷,希望分享我個人的經驗,也能夠幫助到其他人。

  我是許樂,現就讀台中市立大業國中二年級,我是雙耳極重度聽損,現在左耳配戴電子耳,右耳配戴助聽器,只是右耳功能不大就是,主要使用左耳,小時候是一歲九個月開始雙耳配戴助聽器,在新店的葉芳美老師教導下,開始我的口語訓練,在那邊學了五年,老師對媽媽說,五年的辛苦付出能讓我以後可以自己說話、學習,六歲因為父母決定幫我開電子耳,加強我的學習能力,在之後,雖然我已經到了上小學的年紀,但因為我一直以來都是和媽媽一對一教學,沒有體驗過團體生活,沒有學過如何跟他人互動,於是,在父...

  我是重度聽損基督徒。我從小雙耳都是配戴助聽器,讀小學時,我不用功讀書很愛玩,直到四年級開始下決心認真念書。當我開始認真聽課時,驚訝地發現我常常聽不懂老師在說什麼,使我無法同步進入學習進度。到了國一我向同學借 筆記和請教師生的課業問題,回家後仍把重心放在課業上,一路認真K書直到考上國立台北教育大學特教系,當時我想要當特教老師去教啟聰班,把我所學得的去教導他們。

  讀大學期間,資源教室提供聽打員的輔助,使我終於能以較輕鬆的心情上課,不用整日凝目專注讀唇語,也不用耗費極大精神在辨音上。因此,我還有餘力跨系修自己有興趣的美術課程,最終順...

大家好,我是宗霖媽媽。感謝蒲公英聽語協會謝老師的邀約,讓我有機會在此分享經驗談。

首先介紹一下宗霖:3歲時才發現聽損,那時聽力介於中重度。現年25歲,聽力重度,於105年10月底開了電子耳。

宗霖3歲進入婦聯會接觸到那時剛起步的聽覺口語法,感謝恩師金明蘭老師的關愛付出,疼惜地耐心地擅導引誘孩子學習並傾囊相授指導教學技巧,也接觸到各種相關資訊及研習讓我能更進一步了解進而學習如何教導孩子使用聽的能力。

教育者和心理學家的基本焦點,應放在特殊兒童的優點和能力上,而不是放在他們的限制與缺陷上————(維高斯基)

因為聽能受限,所以我利用視覺的優勢增...

Please reload

我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