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4, 2020

「Dobrý den, 大家好,我是陳家強。」

由於我常常參與在國樂、管弦樂團活動時,以及學習一般人不會接觸的語言,不會有人發現我其實是個聽障學生,很晚才發現我是聽障學生身分的人並不在少數。

先說說我怎麼發現我聽力有問題,這是個神奇的過程。

從小我父親常常放古典音樂,我很喜歡聽那些音樂。當時家裡很大,他用喇叭放很大聲,我聽得很快樂,根本不會覺得有異。小時候我學說話非常的慢、也說得很糟糕,甚至晚我兩年出生的弟弟說話比我快而且標準很多。母親發現這個問題之後把我拖去做各式各樣的檢查、還有做早療。小學一年級的時候,當時老師已經有考圈詞的聽寫,我常...

March 14, 2020

「我是李佳恩」

  大家好!我是李佳恩,中度聽損,雙耳配戴助聽器,輔大體育系畢業,專長是羽球和保齡球。我的外表熱情陽光可是內心卻很害羞,個性開朗、樂於助人。我不太會讀書,寫作能力也不好,今天協會邀請我分享我的故事,可能會寫得不好,但是這都是我成長的經歷與感想,我很真誠的分享給大家。

「我的耳朵聽不見是為了救命」

  我是個早產兒,出生第二天得了壞死性腸炎,動了三次大手術,兩次肚子、一次膝蓋,在台北榮總住了五個半月,其中在加護病房就佔了四個多月,我的大腸全部切除,小腸也切掉10公分,所以我的腸胃和大家不一樣,吸收比較差,更常常會拉肚子。

我的...

February 14, 2020

「我曾和許多人一樣,抱怨老天為何對我如此不公」

  我是葉柏均,從我有意識以來,就戴著助聽器生活,一直到國中時,我曾和許多人一樣,抱怨老天為何對我如此不公,對自己存在的價值產生動搖,當時我在班上功課普通,也沒有特別的專長,對自己愈來愈沒有信心,孤獨和自卑讓我陷入了低潮,每天放學只想沉迷在網路世界,逃避自己。

「一個小小的決定,讓我從此踏上了技職的道路」

  國二時,老師推薦我去參加技藝班,好奇心旺盛的我,沒多想就打算去嘗試看看,一個小小的決定,讓我從此踏上了技職的道路。那時我參加了電機電子跟動力機械的課程,國三又參加了技藝班,經過兩年的探...

February 3, 2020

    大家好,我是康宇瑄,家中四口除了我其餘皆為聽人,出生時因先天性的前庭導水管腫大造成聽損,當時並沒有像現在這麼先進的新生兒篩檢技術,因此到了一歲半還不會說話、對鞭炮聲沒反應、走路不平衡…媽媽才察覺有異樣。從被確診為聽損後,到兩歲半戴上助聽器,距離語言黃金期三歲只剩半年了,媽媽從網路上得知婦聯會對學齡前的聽損小朋友有完整的訓練課程,就立刻帶我到婦聯會諮詢、上課,印象中每天早上我還在睡夢中,媽媽便抱著我搭四十分鐘車程的公車到婦聯會。在婦聯會的日子是我求學生涯中最開心的一段日子,因為在這裡可以跟和我一樣是聽損的小朋友一起上課,讓我不...

January 14, 2020

您好,我是邱奕翔。

「我相信你」

  聰明、幽默、善良、機靈、早熟、乖巧…等等,這些都是我從小到大,許許多多的人都會告訴我,平常所表現出來的特質,而這個我,出身於聾人家庭,最早最常接觸到的語言,是靠視覺的手語,也許是因為從小就開始練習,讓我的觀察力,超出平常人很多,會注意到一些平常人不太會注意到的事情。

  我們家是三代同鄰,住同一幢大樓,我們這群以手部舞蹈溝通的家庭,住在三樓,而其他聽人如阿公阿嬤以及親戚們都住在二樓,家裡的成員有爸爸媽媽、兩位哥哥以及我。我與爸媽是用手語溝通,與兩位哥哥是以口唇手語交流;和親戚則是以口語。聽力是極重度,...

December 15, 2019

我是黃威豪,來自台中,從小在一個平凡、幸福的家庭中成長,但平凡的日子,卻在我小學三年級時,因為一場意外,出現了很大的變化…

「一生懸命-為了撿球而失去聽力」

從小,我就很喜歡棒球,每當放假天氣好時,常常就是跟三五好友相約到公園打棒球。小時候零用錢沒有很多,買不了昂貴的球具,就把報紙揉一揉貼膠帶當球,拿著空寶特瓶當球棒,就能玩上一下午。在一個週末的午後,我跟著好朋友一起打著自製的紙棒球,一不小心沒有控制好,球就飛到了屋頂上,我自告奮勇爬上去撿球,腳下的採光罩卻承受不了重量,就這樣硬生生地破裂,我瞬間被地心引力拉著往下掉,從兩層樓的高度掉到...

大家好,我是林玟均,雙耳極重度聽損,就讀台師大特教系四年級。

很高興有機會受家瑄媽媽邀請,簡單分享我在大學的學習狀況以及系上的上課方式,也可以讓將師大特教當作衝刺目標的學弟妹做一些參考。

首先,師大特教系是「全師培」,考上的所有人皆有師資身分,可按部就班修教程,準備未來的教檢與就業。(這邊想特別註明:如果未來想要帶小學生,建議考慮另選他校。師大只培育國高中生師資喔!)

  鑑於此,系上對於學習要求也滿扎實的,團體報告非常多(記得剛上大一就聽過「特教是全校報告最多的系」的風聲XD)。身為一位特教老師,八面玲瓏是在職場上的必備技能,於是,從大...

我是一名先天性輕度聽覺障礙的學生(其實我的聽損介於輕度和中度之間,前幾年重測試有偏向中度傾向),在我快一歲前,我的父母發現叫我的名字我不會馬上回應甚至不回應,於是父母帶我去醫院檢查,很不幸的我被診斷是聽障者,父母在當時完全無法接受這則事實,因為我是家族聽障首例。

小時候,我以為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戴個助聽器罷了,就像大部分的人對我的認知,漸漸的我開始體會到這夢魘帶給我的打擊和不便。

小學時,可能因為老師們第一次碰到聽障生,所以都很關心我的學習狀況,在各個老師的貼心指導下,我的學習障礙被減少很多,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同學。
你一定會好奇為...

October 22, 2018

  大家好!我是陳怡瑄,一歲發現雙耳重度聽損,配戴助聽器。畢業於台灣師範大學教育系,未來想要報考公家機關。為了填補畢業與準備考試的空檔時間,我決定邊工讀邊念書,這時候姐姐要我陪她去蒲公英聽語協會應徵工讀,我趁機把握該工讀機會,也前往應徵。

  應徵工讀生那一天是周六下午,我是第一次來蒲公英聽語協會,心情很緊張,不知道面試官個性如何,是否能夠應徵上,好多疑問塞滿我的思緒。身為天生聽損,雙耳重度障礙,戴助聽器,若有接電話的工作要怎麼辦?若需要跟學生或家長講話不會比手語該如何溝通?沒想到,進協會後,第一眼是小孩子們在眼前亂跑,耳邊則是孩子們...

    我的女兒誼真是個多重障礙的孩子,出生時右眼小眼症無視力又有心臟病,令新手父母束手無策,心力交瘁。兩個月大時做了心臟手術,術後原本宏亮的哭聲消失了,只見嘴巴呈哭喊狀,多年後才知手術時竟傷了喉返神經導致聲帶一邊麻痺,發聲時閉合不全,聲音沙啞(時做了聲帶矽膠墊片的手術 ,才改善了部分狀況)。誼真體質虛弱,氣管細軟,躺著睡會呼吸不順,必須整夜將她直立抱著才能好好呼吸睡覺,一直到三歲以後醫生才確認這孩子是養起來了!

  隨著年齡增長,身體健康雖漸好轉,但週歲後數次感冒導致中耳炎與積水,再次進手術室擺管子排水,或許是對麻藥過敏,術後高燒不...

Please reload

我們的故事

地址 / 10442臺北市中山區長安東路一段65巷3號3樓

電話 / 02-25519515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YouTube - Black Circle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