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語之心一】

August 17, 2017

文/蒲公英聽語協會理事長謝莉芳

 

今年(2017)以來,聽障朋友遭遇到不同問題接二連三登上社會新聞版面,學校老師要求孩子拿下助聽輔具、聽損大學生在職場被要求接聽電話,聽障學生聽不見卻被逼回答、社福機構聽損男童被聽損男志工性侵,這些真的讓人氣憤、心痛。

這些反應了社會大眾對聽損朋友的需求不了解,每個事件都值得被探討。

老師不知道輔具的重要,我想就連很多帶聽障生的特教老師恐怕對助聽輔具的配戴也不了解,因為助聽器電子耳太昂貴的理由,可能不敢摸、不敢碰,也不知如何了解和檢測孩子聽的狀況。

職場雇主不知聽障朋友在沒有視覺線索下表現的溝通困難,助聽器不像眼鏡,戴了就聽得到,接個電話也不是輕而易舉的簡單事。

公開演說的場合,吵雜的環境,若沒有適當的座位安排、簡報投影、聽打服務等,要清楚明白台上講員所講是有多麼困難。

孩子受了不當對待、侵害,為什麼隱忍多年,讓加害者為所欲為,社福機構的監督不周、孩子解決問題的能力不足,還有加害者的犯罪心理等,總之,因為大人的疏失,而造成了這些孩子悲慘的童年。

過去的研究文獻不斷去提到聽損孩子的某些人格特質,猜疑、被動、沒有安全感還有不自信等,其實這些特質一般聽人也有,但是教育的本質應著重在遇到這些問題時,如何解決?向誰求助?怎麼表達?

聽損並不可悲,不需自悲,也毋須被悲憫,而是基本人權一定要被尊重,不管聽損朋友的語言溝通方式,重要的是聽損朋友要讓人看到聽損者的需要或困難。

其實今年也聽到了幾起事件,家長說孩子被老師霸凌只好轉學,因為老師不協助安排適當座位、因為孩子在人際關係上常與人衝突等,這不都是老師接納和了解不足嗎?

看到媒體有心整理了一系列的訪談,讓我們看到更多聽損孩子現實生處的環境,我覺得身為家長的我們一定要仔細去看,去關心。

分享連結。https://youtu.be/2bkqRrIb78s?list=PL084028CD47991AA6

我欣聞有個聽損的大朋友聽聞昨天被媒體揭露的性侵事件,勇敢投書,希望透過民代喚起政府官員的注意,希望法律能更加保障身障者的人身自由和安全。我感動孩子們年紀雖輕,卻有這樣的正義感,懂得為這個族群的朋友發聲。身為聽損早療的工作者,我肯定勇敢的孩子。聽損不是無聲,發聲捍衛權利,讓身為老師的我充滿希望。

大家一起努力吧~

分享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地址 / 10442臺北市中山區長安東路一段65巷3號3樓

電話 / 02-25519515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YouTube - Black Circle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