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故事】之三十 「人生課題的啟始」

February 3, 2020

 

    大家好,我是康宇瑄,家中四口除了我其餘皆為聽人,出生時因先天性的前庭導水管腫大造成聽損,當時並沒有像現在這麼先進的新生兒篩檢技術,因此到了一歲半還不會說話、對鞭炮聲沒反應、走路不平衡…媽媽才察覺有異樣。從被確診為聽損後,到兩歲半戴上助聽器,距離語言黃金期三歲只剩半年了,媽媽從網路上得知婦聯會對學齡前的聽損小朋友有完整的訓練課程,就立刻帶我到婦聯會諮詢、上課,印象中每天早上我還在睡夢中,媽媽便抱著我搭四十分鐘車程的公車到婦聯會。在婦聯會的日子是我求學生涯中最開心的一段日子,因為在這裡可以跟和我一樣是聽損的小朋友一起上課,讓我不會因為自己跟別人不一樣而產生自卑感,而且每一位老師都非常的關愛我們,課程設計寓教於樂,就在許多人的陪伴之下,我的聽與說都有顯著的成長。

但因為我是先天性前庭導水管腫大,導致聽力狀況每況愈下,一直到六歲時,決定在振興醫院開電子耳,感謝陳光超醫師高超的技術,讓我的聽與說大大的提升,開刀到現在已有15個年頭,很慶幸當初家人決定讓我動手術,才能夠有今天的我。

「參與團體,多元發展」 

在婦聯會小班團體課程中,我總是在旁邊默默的看著大家玩,比較被動於跟他人互動,媽媽發現後決心幫我改善這樣的現象,開始幫我報名許多課外課程,如體操、身體律動課程、武術、團體及個人鋼琴班、繪畫、游泳、直排輪、兵乓球等課程…甚至從國小三年級每年寒暑假都幫我報名走遍台灣各鄉鎮的營隊,培養我獨自面對不同組合的團體,從中我累積到許多課外知識。媽媽希望我能藉由這些課程多多參與團體活動外,也能有多聽、多說的機會。期許多元的才藝能提供我多元的探索,說不定能有找到天賦的機會。

「求學階段的我」

國中時期,我就決定要走美術這條路,當同學在補英數理化,我卻很開心地在上畫畫課和縫紉。高中我選擇了職業學校的廣告設計科,這是個很正確的決定,它讓我不像一般高中生為大學選系感到徬徨,因為我知道自己大學非設計類群不讀,也因高中三年讓我提早學習到有關設計的課程,讓現在讀大學的我比起一般讀普通高中的同學更來的得心應手。

「我們都一樣」

身為聽損的我在求學階段真的遇到許多貴人相助,我覺得最重要的一點是,無論是老師還是同學,他們不會因為我耳朵上配戴著輔具而一直時時刻刻的關注我,只有在我向他們尋求幫助時才會幫忙,讓我不會一直在意或注意到自己與他人的不同,就跟一般聽人一樣。聽損對我就像一面篩子,透過這個篩子篩除後的人,都是真心想跟我做朋友的人,也許不多但都真誠,不會因為我的不一樣而對我另眼相待,其實我們要的很簡單,就是希望大家能用對待聽人的態度對待我們。

「加入蒲公英志工大家庭」

蒲公英聽語協會讓我認識許多知己,也給了我能夠將自身經驗分享出去的機會,回饋更多跟我相同的人,例如幫協會設計海報、文宣、以及教室布置等美術相關事物。去年我加入了志工團,參加了兩天兩夜的戶外冒險營隊,除了自身參與,我還擔任青年組隨行人員,不同於之前參加者的身分,以帶領者的角色帶著同樣是聽損的小朋友們參加活動,這是一種全然不同的感受,壓力也比上一次大,因為需要照顧到每位小朋友的狀況,害怕他們在活動進行中出了什麼意外等等…但好在,這三天相當完美的結束。經過這次的帶領,我發現自己好像又成長了一點,能夠有照顧別人的能力了!志工團的大家就像蒲公英的種子,蘊含滿滿的生命力,透過每一次的活動、服務,將我們心中的愛傳給每一個人!

 

 

分享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地址 / 10442臺北市中山區長安東路一段65巷3號3樓

電話 / 02-25519515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YouTube - Black Circle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