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桌
  • 薛書敏

【我們的故事】之三十八 生命的祝福

「三歲那年,我確診為重度聽損」   幼稚園老師覺得奇怪,為什麼叫我都沒反應,建議我父母帶我去做檢查,才發現我有重度聽損,在這之前我父母一直都以為我只是大隻雞慢啼。後來,開始了漫長的早療之路,母親說我當時學口語很順利,沒有遇到什麼困難。但是ㄐㄓㄕㄙㄒ這些雷同又細微差異的發音,讓依賴讀唇的我看不出來其中的差異。而我父母親在我發音不標準時,總會不厭其煩地提點及糾正。父母親的耐心,陪伴我建立起基本的溝通能力。

「習慣用雙眼去理解這個世界」   過去的我,認為自己聽力上遇到的困難,無法向聽力健全的家人傾吐,於是總習慣自己一個人解決問題,依賴「雙眼」去理解這個世界,這使我活在自以為是的世界裡。國中時,我靠著閱讀發人深省的文章,以及每日自省來力求蛻變。於是在高中時,我覺得自己是很活躍的人,也獲得身旁很多人的稱讚。大學我則選擇去名校求學,這才發現比我優秀的同儕比比皆是,其中有一位同學在每一方面,樣樣都贏過我。「真厲害呀!」我如是想,靜靜地在旁欣賞及學習,她讓我看到我還在半山腰上,在那頂端上還可以達到什麼樣的境界。而大學時期,除了努力學習之外,我還花很多的時間在籃球上。

「加入聽障女籃,卻和聽障奧運擦身而過」

  高三時,聽障學姐說有個聽障女籃成立,當時我覺得:「籃球有什麼困難?我一定可以。」於是毅然決然加入籃球隊;直到後來才發現,聽障籃球真的非常不容易。每個人除了想法不同,障礙程度也不同,溝通上遇到困難更是家常便飯。當時的我非常努力,但仍然達不到更好的表現。籃球是門要求團隊合作的運動,競技球隊看重的更是勝利,為了追求勝利,往往是派打得好的人上場,當時心中不免覺得:「為什麼那些打得好,但是不常來練球的人就可以得到比較多上場機會呢?」漸漸地我變得被動、練球常常缺席,還好教練最後沒有放棄我,我也沒有放棄自己。


  自從進入集訓,每天一大早起來練體能,沒達標還要不斷重來;早飯結束後練習個人技術;下午休息過後,晚上再接著練體能、練團體戰術…印象中都要九點後才能休息,表現不好甚至到晚上十一點。記得有一次很晚了,隊上練習表現一直不好,教練生氣的說:「沒做好都不准休息!」辛苦也痛苦。我自覺我表現一直不起色,想要離開,這舉動竟然讓教練難過得落淚了,不知所措的我最終仍選擇留在球隊繼續努力,感謝當時的自己沒有放棄。


  後來,我的右腳一踩就痛,沒辦法好好走路,診斷發現是疲勞性骨折,長時間的過度練習,脛骨產生裂痕。對我而言,加入球隊的初衷就是為了打好籃球,若無法繼續把球練好,去追求在聽奧上表現都沒有意義,於是,最後我缺席了2009年的聽障奧運,這在很多人看來,都是失敗者。


「年輕時遭遇到挫折,是生命中的祝福」

  雖然受傷好像是很好的理由,但意識到他人對我的期許,加上當時教練的質疑,我仍在低潮中度過了好長的一段時間。也曾懷疑努力的重要性,但我並沒有丟棄這人人都稱頌的價值,直到後來我找到答案為止,我才再度重拾努力這一珍貴的特質。我覺得能在年輕時遭遇到挫折,是生命中的祝福。我花了那麼多時間在籃球上,不會沒有意義,我覺得我很榮幸能參與到這一段過程,接受知名國手教練的指導,體驗正規訓練。回首往事,會如此懷念那段辛苦揮灑汗水的過程,懷念在球場上度過的日子。然後花那麼多時間,籃球當然也是我喜歡的運動啊。青春一去不復返,那段年輕歲月浪擲在競技運動上真是太好了。


「出社會後的迷惘與現實環境的考驗」

  畢業後的我好迷惘,我總覺得我一個文科畢業的聽障者能做什麼呢?在當時看來,考國考成為公務員好像是身心障礙者最好的出路了。不過我真的要就這麼當公務員嗎?真是太不甘心了。於是後來我選擇先到外面找工作,從事網頁以及3D列印設計,工作了一年左右,發現自己其實不喜歡這個工作環境。


  後來恰巧朋友正在準備公務人員三等考試,我便重新給了自己一次機會,和朋友一起報名了補習班。有聽障朋友說聽不到怎麼去補習,我就利用全職考生優勢,下午一早就去排隊劃位,想辦法劃到前面的位子;如果在聽課上有困難,我會向朋友或同學請教,或借筆記來做。不過最重要的還是把書讀熟,融會貫通。把一年的課程上完後,第二年的考試上榜,幸運地搭上國考黃金時期身障缺多的末班車。


  我分發到外縣市的一所國小。我的同事過去沒接觸過聽力障礙者,於是有過一段磨合期,包括覺得我聽不清楚是助聽器沒調整好、質疑我為什麼在她戴上口罩時還聽得懂她說的話。後來有一次學校進修研習時,請了一位語言治療師談聽障學童教育的問題,事後我發現同事對我真的多了幾分了解和包容。我的個性對什麼事都很好奇,都希望能夠參與,所以每次同事閒聊有說有笑時,我就會主動詢問他們在聊些什麼。一開始同事會簡短回答,我會很失望,因為我不知道始末,這樣子的簡短回答,我還是搞不清楚狀況,感覺像被敷衍,到頭來還是不知道同事們因什麼事而開心。所幸後來同事慢慢能抓到我的需求,改變了說明方式;我也從什麼都要問,慢慢簡化到只問看起來值得了解的事。彼此各退一步,也讓彼此相處上更愉快。


  出社會前,我也曾深受一般人對聽力障礙者不瞭解的困擾,也曾大發脾氣抱怨過。然而出社會後,我才意識到,沒有人有義務幫助你,助人雖然是種美德,但其實助人也是一種「個人的選擇」。有人願意幫助你固然很好,但是面對不願意幫忙你的人時,也要能夠諒解。不過這些年我覺得透過很多宣導機會,許多人開始對聽力障礙者有基本的認知;至於那些尚未理解的,笑笑的體諒就好了。


「感謝父母與相遇的所有,成就現在的我」

  我要謝謝我的父母,一路走來,給我的是滿滿的愛心與耐心,只在與「聽說」相關的困難上給予協助,其他就與常人無異,不會特別提醒我是聽障者,或者過多的開導,很多時候我都必須自己獨立面對困難。也謝謝謝莉芳老師讓我有機會分享籃球和職場上的故事,雖然我覺得我得天獨厚,備受老天的寵愛,但優秀的人比比皆是,每個人都有我所沒有的優點,每個人都在為自己的人生奮鬥。希望我的分享能對他人有所啟發,謝謝。


地址 / 10442臺北市中山區長安東路一段65巷3號3樓

電話 / 02-25519515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YouTube - Black Circle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