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桌
  • 蒲公英聽語小幫手

2022.05.14【母親節徵文佳作】之四   作者/蘇玉華

一個家庭裏若有一位成員是身心障礙者,照顧者總是很辛苦被照顧者面對的困難和歷程更是艱辛不論是身體或心態上都要努力學習及復健。
當我還是學生時,對老師的提問總是答非所問,每每覺得自己很丟臉,還要面對四面八方投來的同情目光。但是後來年齡漸長,也漸能體認到:聽力不好不是我的錯,這是神給我的考驗,要勇敢面對才是。而後漫長的求醫過程中,總是聽到醫生說:你的聽力不會好了。最終,我才接受自己成為重度聽損者的事實。
年輕卻快失聰的我在當上母親的那一年,美好的聲音就完全離開了我的世界。在無聲的世界中要怎麼樣在這個社會中生存?又該如何和孩子溝通呢?想必是每位聽損者都會碰到的問題。所幸天性樂觀的我,對聲音仍舊有記憶,所以仍能順利地與女兒互動。
母女之間以唇語來溝通——我說話時發出聲音,女兒說話時用無聲的唇語來表達。這種特殊的場景看在別人眼中,常以為我們在說外星語,更有人因我們沒發出聲音,而誤以為我們在說別人的壞話呢!這種情況常讓我們母女覺得好笑。但在沒有網路打字的那個年代,我們就只能用讀唇或筆談的方式溝通
身障者總是常有情緒不好的時候。至於我呢,心情不好的時候總是會大吼大叫,而這時女兒總是會以一句話——「媽媽你不要這樣。」讓我因愧疚而平靜下來。 直到有機會植入電子耳再次聽到聲音時,這時女兒己經十歲,那一年終於聽到她在我後面叫我媽媽的聲音,這失而復得的心情實在是千言萬語難以形容。
女兒四,五歲起就開始當我的傳聲筒,直到今天我己植入第二耳己經進步到戴著口罩也能交談,線上課程也能順利聽懂,但女兒仍改不掉面對著我說話的習慣,她更覺得我能接電話是很神奇的事。
總之,老天爺給我一個女兒來當我聽力的輔助者,而我做為她的母親是栽培她,幫助她擁有自己美好人生的人。在人生旅途上,我們不但分享開心,也擔傷心,我們更是彼此的幫助和祝福。
祝福每位母親 母親節快樂 蘇玉華

最新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