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書桌
  • 蒲公英聽語小幫手

【我們的故事】之四十三 夢想一直都在 等待你重新啟程

作者 / 劉淑美 (目前任職地區醫院護理師)
聽力損失與我
        我本身是一位護理人員,育有兩名可愛的兒子。就讀專科時,我曾出現耳鳴及短暫的突發性聽損,但錯過了黃金就醫階段。記得一次上課時,老師播放影片,影片沒有字幕,當下我竟聽不清楚影片內容,我感到非常恐慌,此後開始到各大醫院耳鼻喉科就醫,但耳鳴及聽力狀況始終沒有獲得改善,因此靠著助聽器度過求學階段,當時深怕被別人用異樣的眼光看待。畢業後投入職場,我發現自己的高頻變得更差,必須在儀器前才能聽到高頻警示聲,因此我開始尋求中醫包含針灸等療法,但似乎仍無法挽救我逐漸變差的聽力…。
從不願面對到被迫接受
       深知無法改變,於是我漸漸接受這一生都必須與耳鳴和平共處的事實,甚至最終有一天我的聽力也將慢慢消失不見,原本開朗樂觀個性的我,變得沉默了許多,那段低潮的時間內心常出現焦慮及恐懼,難過於聽力上的障礙將使我無法完成心中的夢想,也無法去幻想更美好的未來,我還很年輕,我的未來在哪!隨著高頻聽力持續退化,助聽器開始無法滿足我的溝通需求,在職場上與病患或同事間的溝通漸受阻礙,內心巨大的壓力襲來,於是,生完孩子後我決定離開我熱愛的職場。
重新擁抱夢想
        當了四年的全職媽媽後,孩子上了幼兒園,我開始思索重回職場的可能性,我仍忘不了我熱愛的護理工作,我想要有一個不一樣的人生。於是,我開始上網搜尋相關資料,最後找到了長庚的吳醫生,我永遠記得在診間時,我用渴望的眼神對吳醫生說:「我非常想要改善我的聽力,因為我想要重回職場,就算開刀後不如預期,我也要嘗試!」我知道這是我改善聽力的最後一線希望了。於是在43歲那年,我植入了右側人工電子耳,術後五個月,我的單詞聽辨表現已由術前的20% 提升到80%,術後一年,我聽得更清楚了,也更有信心重回職場。我先選擇了從事居家護理師的工作,一年後回到熟悉的護理之家領域,兩年後我拾起年輕時求學的夢想-報考研究所,術後第三年,我升上了護理長,同時也順利考上了長庚研究所,當時的我48歲。
不放棄的力量
        每當低潮時,我總會轉念告訴自己:「這一路走來我已克服了種種難關,再也沒有什麼能夠打倒我。」我深知即使我的聽力不好,我仍可以傾聽、給予他人,更能感同身受別人的處境。工作時雖仍會遇到溝通上的阻礙,但卻不影響我的工作表現;在研究所就讀期間,也會遇到與同學討論時聽不清楚的狀況,我除了會詢問隔壁同學之外,也會選擇坐在較靠近老師及音響的位置,若是小團體討論,我則會將迷你麥克風放置在中間的桌子,所以大抵能克服聽力上的問題。而在求學態度上,我也比別人更認真、更專心,猶記得二年級上學期我還考了全班第一名呢!最後,我順利在二年取得碩士學位。
愛能戰勝一切
        目前的我左耳配戴助聽器、右耳配戴電子耳,聽力部分我都還是依賴右側電子耳,不論是聲音的清晰度、語音的辨識度都勝過左耳的數位助聽器,習語後失聰的我,在術後靠著看電視、聽新聞及聽手機音樂來訓練我的語音辨識能力,很感謝我生命中的貴人:吳醫生及孫聽力師給予我的協助。
        生命裡有無數的挑戰與磨難,勇敢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永遠不要放棄自己,只要心中有愛、有夢想,我們都可以戰勝聽損,千萬不要因為聽損而限制了你去關懷和愛人的能力。現在,我持續在長照領域上展現我的專業,工作上屢受到長輩的喜愛及主管和家屬的肯定,希望將這份熱情及活力傳遞給身邊的每一個人,只要心中有愛,你我都可以戰勝聽損!


最新訊息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