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書桌
  • 蒲公英聽語小幫手

【蒲公英報報】之十六 像她這樣的一位彩妝造型師

文/工作人員梁芳瑜 採訪報導
「我們接受過別人的幫助,所以我們再用我們自己來回饋。」李雅玲彩妝造型師真摯地說。
󠀠
雅玲老師為發起扶輪社與蒲公英合作之妝點蒲公英課程的一員,同時擔任課程的講師。在美髮科半工半讀畢業後,她開始在美容院學習美髮,因緣際會之下接觸了節目工作,進而接下愈來愈多演藝圈的案子。
󠀠
◎養育聽損兒,新手媽媽上路
談起發現兒子奕賢聽力損失的情況,雅玲老師說,自己在奕賢出生後第三天就得知醫院檢查的結果。作為一位新手媽媽,她起初還不太能接受兒子聽力有問題的消息,感到難過與不知所措。
󠀠
「我覺得太心疼他了,為什麼要讓他受這種苦?」她提及自己過去帶著奕賢連跑多次醫院,兒子在進行聽力檢查前必須得服用鎮靜藥,藥物的副作用會讓兒子哭鬧長達一小時——她很難眼睜睜地目睹兒子不舒服地掙扎。而小時候的奕賢反覆發作中耳炎,為了保護聽力不受損,因此進行過兩次中耳通氣管手術。
󠀠
談到奕賢受過往承受的痛苦,雅玲老師珊瑚色眼影下纖長的睫毛垂了下來,透亮的眼珠泛起了水波,滿是對兒子的心疼與不捨。
󠀠
◎為了心愛的孩子,變得更加堅定
替奕賢選配助聽器的過程中,親近的家人大多極力反對,他們認為孩子應該要習慣不戴助聽器。當時的她感到相當糾結,雅文基金會的專業人員曾提醒過配戴助聽器的重要性;然而,生活周遭充斥著反對的聲音,對專業知識的了解也不足夠,更何況孩子尚小還無法回饋助聽器的效用。
󠀠
在處於極度混亂的情境之下,大姑的一段話驚醒了她。為了不錯過黃金治療期,她下定決心帶著兒子去上課,不斷與奕賢對話、唱歌或放兒歌給兒子聽,到後來奕賢會跟著旋律哼歌、說出簡單的詞語。對她而言,孩子能夠表達自己的想法,讓自己得以被重要他人理解,或許是為人父母最欣慰的一刻了。
󠀠
◎憐子心中苦,選擇帶給孩子正向力量
雅玲老師提及,過去曾在公車上遇到一位婆婆,婆婆盯著奕賢的助聽器說:「他怎麼那麼小,就帶這個(助聽器)可憐喔。」面對陌生人不友善的話語,她直接回應對方:「不會啊,這樣子讓他提早學習,聽得清楚很好啊。戴助聽器就跟戴眼鏡一樣,你看不清楚戴眼鏡,我們聽不清楚就戴助聽器。」她認為自己要帶給孩子正向積極的的影響,讓兒子能夠自然地面對外界的關注與評價。
󠀠
生活中並不是人人皆能了解聽損者的處境,她會事先與學校老師說明奕賢的狀況,請老師入班宣導,也會幫奕賢安排一些課外活動,讓其他孩子嘗試了解如何與自己的孩子相處。這一路走來,她觀察到奕賢大多數的同學都很友善,兒子性格慢熟卻也能交到朋友,也遇過用心的老師,有不少貴人的相助。
󠀠
◎盡力陪伴孩子,學習放手讓孩子成長
在奕賢學習注音的階段,雅玲老師十分擔心兒子跟不上學校的進度。她提到奕賢學校放學後,會再去安親班上課;安親班下課後,自己再繼續陪著兒子練習。現在想來自己未免過分嚴厲,唯恐兒子缺乏在社會生存的基礎能力。
󠀠
「奕賢這麼大了,我對他的期許是希望他健康快樂,再來就是他可以養活自己,很自信地去面對未來的人生,因為我們也沒有辦法一直都在他身邊。」她認為升上國中的孩子課業成績或許不是社會認定的優秀,但她嘗試尊重孩子的發展,使孩子能夠決定自己的未來。
󠀠
◎來到蒲公英,冥冥之中的安排
提到與蒲公英的緣分,雅玲老師回憶當年被友人加進了蒲公英的群組,恰好有空參加協會於活動中心舉辦的活動。在跟扶輪社社長構思下一個服務計畫時,她的腦海忽然浮現最初想到蒲公英服務的念頭。一個下著雨的午後,她們毅然決然按下協會的門鈴,拜訪理事長,著手與曼薇老師討論、規劃妝點蒲公英課程。
󠀠
對她來說,將他人打扮得漂亮是一件開心的事,她也認為化妝能夠使人們變得漂亮,讓自己的心情變得更好,學員在化妝過程中保持開心是很重要的。她期待學員們學會基本技巧後,不僅是自用,也可以幫忙親友,或許有機會也可以發展為一技之長。
󠀠
她表示自己如今真的來到了蒲公英開課,或許是老天爺的安排。從前的她由於工作忙碌,心有餘而力不足參與服務;現在除了資助金錢之外,她期盼自己能夠發揮擁有的能力來服務,也希望藉由服務的機會,為孩子起一個頭,把奕賢帶到外面的世界,認識多一點人,創造未來更多的可能性。
󠀠
眼前的李雅玲是一位用心養育聽損兒的母親,是一位對生命充滿熱情的彩妝造型師,也是致力於服務的實踐者。訪談結束後,她俐落地拉上黑色長筒皮靴的拉鍊,推開了協會的大門——她要繼續讓更多的人找到生而為人的美好。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