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故事】之十四 原來,那就是愛 –– 擁懷的一切


(此為第十五屆文薈獎高中組文學類得獎作品)


作者為電子耳使用者,曾獲得第10.11.13.14.15屆文薈獎。


所有事物的色彩是浮動的,四周寬闊且寂靜。

「 嗶-嗶-」眨著睡不飽的雙眼,沈甸甸的眼皮,突然開始對生活的一切熟悉了起來,安靜的幽幽光線轉成有聲的五光十色。對世界的連結在人工電子耳的機器提醒聲,溫柔的展開。


開始

我的故事要從長庚醫院說起,十七年前,我在這間醫院出生了,是爸媽殷殷期盼的第一個孩子,也是很特別的嬰兒。當我出生時,就失去了聽力,我不知道當初我的父母的心情,無從體會啊。只能說,上天可能跟我的父母開了個大大的玩笑吧!在知曉這件事之後,爸媽便開始找尋資源,來拯救我聽不見的雙耳,感謝科技的發達,由於我的聽損是極重度,必須植入人工電子耳才能夠聽見聲音,於是,在長庚醫院醫生巧手下,我的左耳植入了人工電子耳,一個小巧的輔具,卻給了我整個世界。現在,我已記不清當時第一次聽見的感受,但是在聽過各式各樣的聲音後,我能夠深切地感受到,世界上有一種最美麗的聲音,那便是父母親的呼喚。


提早求學的歲月

為了聽見,我提早展開我的求學之路,一歲九個月來到婦聯聽障文教基金會上課。

首先先從個別課開始,婦聯的老師教我分辨聲音,學習簡單詞彙,從單字一步一步到句子。我開始說話,從咿咿呀呀的聲音到有點不清楚的單字「妹妹」。接著是團體課,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在情境教室上課,老師讓我和同學們一起動手削小黃瓜絲和胡蘿蔔絲。老師總是會設計不同的主題,讓我們接觸不同的情境,學習不一樣的詞彙、語句,和與自己年紀相仿、一樣聽不見的孩子一起學著用聲音認識這個社會。在基金會,我學會語言的真正意思,一句話,可以認識更多人,了解更多事,更是人類情感交流的媒介。

現在回去基金會時,總能看見弟弟妹妹們在長廊裡跑著、恣意歡笑著,我知道,多年以前的我,也這樣愉悅地奔跑著,從不會說話到能夠表達自己的情感。感謝基金會,我擁有一段奇遇的歲月,成就現在的我。


都市中的森林小學

我終於和大多數孩子們一樣,踏上正規的教育之路,​進到一間綠意盎然的小學,遇到對我最重要的啟蒙老師,老師告訴我許多的社交技巧,聽我訴說生活有趣的、討厭的事,要求我控制自己的情緒,教我寫出好的文章,陪我練習朗讀和演講。《追風箏的孩子》有一段話:「文字是通往秘密的門,而鑰匙全握在我手中。」而給我鑰匙的,便是這位老師。老師帶我去比賽、參加夏令營,給了我好多五花八門的資源,得以探索廣闊的生活觀。

老師讓我找到自己的專長,學著發揮自己的優勢,跳脫聽損的藩籬。向前奔跑吧,如同伯羅奔尼撒戰爭狂奔的那個報信人,飛快地跑吧,要努力的比其他孩子更優秀,不要只當個愛哭鬼,要爭氣,不要動氣,做一個爭氣的人。


我的決定、決定了我

升上國中了,我進入了一間以升學為重的明星學校,坦白說,我的國中生活並不快樂,是最憂鬱的藏藍色。同學們也許都處在最叛逆的年紀,因為我的生命歷程,讓我的叛逆少了一些,我沒有辦法接受我的同學們,而他們自然也排斥著我。

我討厭自己,討厭班上的同學,更討厭一個帶頭要全班女生別和我說話的大姊頭。同學之間的話題和我格格不入,每天下課,我不和同學聊天,不和他們打球,我只是靜靜的看著小說,翻過一頁頁紙張,我能夠和書寫者在書裡,對彼此打開一方世界。泰戈爾:「當日子結束時,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將看到我的疤痕,知道我曾經受傷,也已治癒。」國中時代的閱讀,這是我找到治癒自己的方式。

我喜歡文字。在文字之中,我總是能夠恣意的佔有一塊地,只因我閱讀。國中的國文老師成為我的良師,當了三年的國文小老師,老師曾送給我一句話:「堅持自己的良善走下去。」成為支撐我的力量。

三年過去,脫下藍色的制服,卸除灰色的情緒,我選擇一條獨樹一格的路。捨棄成為綠衣人的光環,穿上繡著學號的雪白制服,我是一張白紙,我要在新的地方、我愛的校園,染上我真正的顏色。我選擇自己的歸處,我正勇敢駛向十六歲全新的夢想。

所有曾經不看好我的人,給了我莫大的勇氣,我想成為不畏世俗眼光的人,絕不同流合污,記住自己最難過的模樣,生活不會更糟糕了,只會在傷口一點一滴癒合後,和最快樂的自己相遇。


駛向最青春的年紀

高中歲月莫過是人生現在最幸福的時光了。​

  蜷縮在國中校園那個失望的靈魂,在穿上白衣黑裙的日子裡,所有急切想擁有的,我都找到了。曾經看

過一段話,是散文家簡媜在《誰在銀閃閃的地方,等你》的一段話:「我此生目睹最壯觀的風景是人性,有曠放瀟灑的人,也有貪婪不知饜足的人,有善良且熱情的人,也有邪惡置他人於絕境以獲得快樂的人。」而我目睹了一群善良且熱情的人,溫柔守護彼此。

儘管有時候難免會發生一些不快的情緒,笑一笑就過去了,在這群人中,請盡情歡笑,妳可以永遠不忘記心裡的小孩子,保有最純粹的模樣。他們是真誠的人,他們總是能記住我戴電子耳的耳朵、了解我的故事。面對我的需求,他們並沒有離開我,而是接近我,拉我一把。我被贈予滿溢而出的溫暖。他們是光,帶著我一起成為自己想成為的樣子。

我不僅遇到了好朋友,還遇到了好老師。我來到一間特教資源豐富的學校,學校的特教老師是一個溫暖的人,總是幫助我,面對各式各樣的挫折,聽我抱怨、聽我分享,她是一個好的傾聽者,現在經過的高中兩年,多虧我的老師,我很幸福、很快樂。

唸書的日子往往必有掙扎,我並不太相信自己能不能到達我想去的地方,是不是真正喜歡自己想唸的科系,我該不該選擇這條路。我是想唸政治系的人,我喜歡參與公共事務,熱愛貼近人群,也許現在我想像的「政治系」和真正的「政治系」不太一樣,我很害怕自己是不是真心渴望這個夢想,我質疑我的能力,然而在我對未來迷茫時,有一位老師告訴我,他相信我,而我得更相信自己才行,一定能夠去得了自己想去的地方,要相信自己所愛的。老師鼓舞了我,迷茫是暫時的,一定會找到穩定自己的力量,時間會帶自己去找到更值得的自己、更值得的生活。

我正試圖相信著自己,未來一年,我將一直往前,義無反顧地,不要回頭。


特別的父母

一九九九年,那年我出生。

感謝老天,當我呱呱落地時,我失去我的聽力,卻得到最棒的父母和家人。

我慶幸我有這樣的爸媽。

當一般小孩能夠開口說話,叫一聲爸爸媽媽時,我還在當一個安靜不說話的小孩。當一般小孩無憂無慮在準備上幼稚園,我的父母卻要帶我去上早期療育的課程,回家陪我說話,只為了多用聲音刺激我的口語發展。當一般小孩在順利滑入小學的校門時,我的父母在為了我的需求,幫我找最適合我的學校……。我的父母為我做的一切,太多太多了。


  曾經有人問過我:「你覺得是什麼讓你可以面對種種的困難呢?」感謝我的父母和家人,建構一個健全的家庭,給了我自由翱翔的天空,我想要學畫畫、加入班際排球、成為社團幹部、畢冊代表……他們雖然擔心,但是最後都願意讓我嘗試我想做的事情和挑戰。我想要選擇正負評價兩極的政治系,他們也不曾要我改變夢想,去唸商科或是各種熱門科系,而是要我成為一個對自己誠實的人,勇敢地飛,成為我想成為的那種大人。

讀幼稚園中班時,我曾經替婦聯聽障文教基金會錄製募款錄音—「老師說:愛心就像蒲公英,只要有風,就能隨風飛舞……」我的媽媽因為我天生的聽損,為了專心教導我而辭去工作,後來她成爲聽語教師,更通過了國家考試,成為一名語言治療師,在各個學校巡迴服務。媽媽因為在服務學校特殊學生時,看見太多的孩子,錯過早療的機會,又或是家庭的因素,語言能力跟不上同儕,學習上十分辛苦,又如聽損的孩子雖然現在擁有豐富的早療資源,但在青少年時期,卻沒有完整的資源建構未來的路,於是她和爸爸決定成立一個非營利、公益的聽語協會,幫助更多不同階段需要幫助的聽損孩子們。

我的父母不是最完美的父母,但卻給了我他們最完美的愛。來了一股大風,吹起所有蒲公英,挾著一股陽光,我那特別的父母要把他們對我的愛,給出去,才能完全。


驀然回首

回頭一看,人生的這本書已書寫了十七年,每個階段有不同的煩惱、情緒。身邊有太多愛我的人,也有我所愛的。也許是有了這些親愛的人,我的生命就算大風大浪,抵達各式各樣的渡口,遇見太多人,擁有更大的視野;遇見太多事,擁有一顆更勇敢的心。生命必要的挫折,我撐了過來,現在更向著新的地方去。

現在的生活,或許不是最奢華、最富裕,卻在千萬人之中,遇見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何其不易。謝謝所有我生命中的好人,也許不會再相遇,也許一直都能保持著聯繫,也許再也看不到了。我知道,你們給我的每一次公平對待、每一份祝福、每一聲關懷都是愛。

原來,現在我所懷有的一切,都是愛。


地址 / 10442臺北市中山區長安東路一段65巷3號3樓

電話 / 02-25519515

​瀏覽人數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YouTube - Black Cir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