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故事】之二十 重生--聽見希望

November 12, 2017

哈囉,我是黃梓惠。 

我一出生因早產而導致耳蝸內絨毛細胞發育不完全,雙皆極重度( 120 dB ),2歲剛滿,就在長庚醫院動左耳的人工電子植入手術( SPrint ),三歲半開右耳,並開始在婦聯聽障文教基金會(簡稱婦聯)進行聽語訓練。這幾年的復健歲月是我人生到目前為止影響最為刻骨銘心卻又難忘的一段日子。

 

在婦聯,我跟著老師的教導一句句學習說話------從ㄅㄆㄇ、單音開始,慢慢進步到有句子,句子從短而長,再進階到對話,回家後跟著媽媽一遍遍複習,透過玩遊戲說出字卡上的詞彙,還有編故事…等等很多的方式去學習溝通,奠定了我一生的溝通基礎。在這過程中,我認識了很多聽損朋友和他們的爸媽,其中部分的朋友到現在也都還有聯絡。這一路上大家給了我很多的包容和幫助,像是家瑄媽媽提供了免費的英文課讓我學習,和工讀的機會讓我做網頁;承翰鎵宥媽媽提供給我們很多的建議和社福資源,成長的過程中,有大家的陪伴,這一切真的都很感謝。在當時因年幼而不覺得是很珍貴的點點滴滴,現在回過頭來看這段日子,這一切就像是米粒慢慢發酵成酒,毛毛蟲漸漸蛻變成蝶的過程──曾經的醞釀只為等待來日的馥郁,昨日的結蛹只為明日羽化後的美麗。

 

上國中小後,我就像大多數的身心障礙孩子一樣,也受過不友善對待,不實 的指控,甚至是霸凌。因我那時衛生習慣有些不好,也不知道如何去跟別人溝通,和人經常有誤會,再加上我自己想法方面不夠成熟,以及老師的因素,下課時,我總是安靜地待在座位,看自己的書、課外書或是自主學習。課餘後的我,總是指間翻過一本本電腦書,回家後習慣性打開電腦,進入另一個世界玩遊戲看影片,學習基本的電腦指令。這段時光中,要說我最好的朋友是電腦,一點也不為過。在這一個世界,一切是匿名的、不需提心吊膽地擔心老師同學找碴,能放心向人訴說心情,訴說生活中發生的一切,這在當時對我而言是很大救贖。我當時深切的期待就是:有人好好聽我說,陪我哭,陪我笑,不需要去解決任何事。這樣一切就足夠了。

 

很謝謝當時「大人的時間」遊戲公會朋友陪我度過那段日子,他們給了我很多的希望、鼓勵和支持 。

在最灰暗的歲月森林裡,希望彷彿一盞明燈,陪我走向十六歲,這個青春的年紀。《飢餓遊戲》裡 Coriolanus Snow 曾說一句話 ”Hope. It is the only thing stronger than fear. ”


是的 ,希望是唯一比恐懼更強悍事物。

「我不夠好,我無法成為自己心目中期待的模樣」、「上高中後會不會交不到朋友?」、「所有不好的事會不會從前面九年的歲月再延續變成十二年?」等等這些是我當時的心魔,種種恐懼如影隨形,日日夜夜纏繞著我,揮之不去。

直到我遇見高中的特教老師和輔導老師,兩位老師教會我去信任和愛。他們為我提供了很多豐富的特教資源,甚至給了我勇氣去跟同學互動,。在高三時,我們一起拚學測,一起上團體社交課程學習,學習解決人際關係的難題,老師讓我看見了希望。在高中三年裡,我收起過去不好的記憶,慢慢學會了很多新的能力,也有了很多過去沒有的經驗,懂得用不同的思考方式來探索更遠更廣的世界。像是 高一主動參加班聯會,雖然我當時沒有接幹部,但所經歷過的一切都是美好的經驗;像是高二班際啦啦隊比賽,我那時剛好擔任學藝,帶頭設計班服,也請班上有美術天分的同學幫忙設計,並由我來跟廠商交涉和分裝。而會跳舞的同學就幫忙編排舞蹈 ,班上一起分工合作,成就了學校有史以來最強悍最威風的啦啦隊 。高三時,我們又一起拚學測指考,一起思考自己的選擇,一起計畫不久後的將來,一起去慶功宴聚餐。我謝謝我的高一學伴朋友,陪我一起過可愛的小高一生活,謝謝高二三的學伴朋友,陪我走過兩年,這一切真是美好。

 

或許昨日的陰影還在,但我相信它會成為我的養分,使我成為一個更好更良善更正直的人。

 

希望,正在飛馳,陪我一起去做夢,去實現夢想,踏踏實實地走過每一天。

 

分享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地址 / 10442臺北市中山區長安東路一段65巷3號3樓

電話 / 02-25519515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YouTube - Black Circle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