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桌
  • 台北市立大學特教研究所語言治療組研究生黃卉安採訪報導

【蒲公英報報】之十 找出方法就對了

雖然一雙兒女與黃政維(黃爸爸)及太太都是聽損者,但他與太太秉持積極樂觀的態度,用心陪伴子女學習成長。

黃政維(黃爸爸) • 軟體開發工程師 • 中/重度聽損者

===================================

「一開始發現哥哥是聽損時」 「我們家哥哥六個半月就早產,生出來才兩個手掌大,住在保溫箱四個半月,一開始還要用鼻胃管餵奶,四個小時就要拍痰,那時候小兒科醫生跟我們說,聽不到的問題先不要擔心,我們之後看耳鼻喉科找出原因,小朋友能吃飯、能長大比較重要。」黃爸爸如此說道,後來哥哥檢查發現是前庭導水管擴大導致中度聽損,原本戴助聽器還可以聽得到,到了幼兒園時剛開始都還交得到朋友,因為定期檢查發現聽能往下掉,小朋友在幼兒園因為聽不到別人說話,人際關係受挫,才決定在當時健保還未給付時自費開電子耳,並且接受一連串的聽能復健,發現接受訓練三個月後就有改善,在學校跟同學的相處也恢復正常。 「妹妹的出生」 因為有了哥哥早產的經驗,黃爸爸要太太懷妹妹時特別避免走動,但還是在八個半月時早產,不過醫師說妹妹的健康狀況相當好,出生時也通過聽力篩檢。然而,大概在兩歲時,妹妹某次撞到頭造成的頭暈,竟需要臥床三四天才恢復正常,才察覺孩子有異,一檢查則發現妹妹與哥哥一樣是前庭導水管擴大,後續又跌倒了幾次,聽力從輕度時開始做聽能訓練,後來逐漸在大班時掉到重度,才在健保給付下開了右耳電子耳,術後進行了大概三個月的聽能訓練,小朋友的人際跟溝通表現就改善了。

「小朋友學注音的困難」 黃爸爸表示聽損的孩子們上小學後,開始要面對國語的挑戰「注音符號」,需要更多的學習資源。他以自身經驗分享,因為自己是聽障人士,小時候在啟聰學校時,是把每個國字的注音背起來,並且有老師教導發音,但現在孩子就讀普通小學,會跟他過去學習方式不一樣,常需要考「注音聽寫」,這對聽損孩子來說是一個挑戰。因為自己聽不清楚自己的發音,協助小孩練習小一注音時遇到很大的困難,孩子常常反應「聽不懂」爸爸念的注音,只好讓聽力正常的爺爺奶奶幫忙教,但效果似乎有限。


「遇見蒲公英聽語協會」 碰巧謝理事長與太太認識,當時理事長成立蒲公英聽語協會便一起加入了,於是哥哥從國小一年級就來到蒲公英上課,參加每週免費的課輔班。這個資源對聽障的家庭很重要,孩子來這邊會有好幾個同樣是聽障的小朋友一起玩,功課方面,黃爸爸表示孩子特別需要一對一或一對二的上課方式,去外面補習的話幫助不大,就有點像是重複在學校的上課方式。剛來上課的時候,注音符號才考60分,像是會把車(ㄔㄜ)子拼成「ㄔㄦ」子,因為小朋友聽不清楚,來蒲公英聽語協會上課一段時間後,在每次課輔老師耐心、細心的教導下,注音考到90、100分了,有很大的進步。後來還在蒲公英上數學跟英文,哥哥的英文也有進步,直到前段時間師資、志工的資源不足才沒有繼續上英文課。

「如果小時候能有蒲公英這樣的協會」 黃爸爸表示「啟聰班的老師在他小時候,一週一小時幫我在小學時加強課業,但這樣的量根本不夠,那時候沒有像蒲公英這樣的協會可以在課後提供課業上的幫助。」後來,黃爸爸的父母為他找了家教老師上一對一,功課上才有進步,因此現在孩子有蒲公英這樣的資源,能夠一對一、一對二上課,他非常積極每個週末都送孩子來上課,因為協會的老師能教孩子他自己沒辦法教的科目,像是英文或注音。目前擔任軟體開發工程師的他笑說「如果小時候能有蒲公英這樣的協會的話,我的學習之路應該會更順利,說不定成就不只如此呢。」

「孩子週末來上課這件事」 因為孩子來上週末課輔班,多在複習學校課業,像這週孩子想休息時,他有個好方法,他說「女兒今天鬧脾氣不想來上課輔班的時候,我就告訴她,那爸爸帶你去7-11買一瓶你喜歡的飲料,你等一下邊上課邊喝好不好?」黃爸爸笑了笑,表示他其實對課業的要求不高,現在最希望兒子女兒能夠活潑快樂,且在未來的日子裡,能成為一個勤奮、願意正面解決困難的大人。




地址 / 10442臺北市中山區長安東路一段65巷3號3樓

電話 / 02-25519515

  • Facebook - Black Circle
  • YouTube - Black Circle

​瀏覽人數